登录注册
大连交通大学腾映霞光论坛 > 大交论坛 > 浏览当前帖子 最新帖子进站窗口排行在线会员搜索帖子
拍马屁的困境
返回本版】  【发表帖子】  【回复帖子 浏览量  1231      回帖数 1
admin    等级  管理员

楼主 发表于  1900/1/1    编 辑   

在金庸的江湖里,只练撩阴踢裆,不学拍马屁,想混成一代大侠,就好象要凭一把蛮力到工地上搬砖,梦想变成马云、当首富一样困难。

    黄蓉为了把男朋友培养成才,使出浑身解数大拍洪七公的马屁,才哄得老叫花把吃饭的家底倾囊以授。否则凭江南七怪传他的那几手促销狗皮膏药时用的招式,傻子运气再好也成不了义守襄阳的郭大侠,撑破天也就是街市上引车卖浆带点正义感的郭大。

    韦爵爷一路升迁的秘诀就是把小皇帝的马屁拍得风生水起。但他也并非一帆风顺,好几次身入险境,都是靠马屁神功化险为夷的。比如桑结喇嘛,被他害得十指各斩一截;洪教主,被骗得家当丢尽。都是在人生的最低谷,心灵急需抚慰的状态下,韦小宝及时送上一剂马屁安慰剂,劝动喇嘛与他义结金兰,说服洪教主网开一面。

    马屁功易学难精,没有灵根慧质,就是把经典章句、奉迎谀词背得滚瓜烂熟,练到不加思索脱口而出,也不会有多大功效;闹不好会适得其反,甚至把性命搭上。

    王盘山上,海沙派总舵主元广波就是不悟大道的糙哥一枚,面对谢逊强夺屠龙刀,只会机械地背台词:

    【“谢前辈德高望重,名扬四海,此刀正该归谢前辈所有。我们大伙儿都非常赞成。”】

    可惜黄毛不吃这一套,一个反问,噎得他无言以对:

    【“你可知我师父是谁?是何门何派?我做过甚么好事?”】

    元广波的下场是被黄毛捏脱下巴,肚里倒入一大碗毒盐,哀嚎惨呼,死前落下个谄媚趋奉的千古臭名。

    身怀马屁绝技的高人,在施展神功时,会察颜观色,把握火候、瞅准时机。不分场合,不合时宜的狂捧滥拍,非但达不到感情投资的目的,还会被当众打脸。

    峨嵋派被韦一笑偷袭,弟子被破喉吸血而死,灭绝师太拼尽全力也追不上负重而行的吸血蝙蝠,不得不发自内心地感喟:

    【“早听说他轻功天下无双,果然是名不虚传,远胜于我。”】

    一向对同门姐妹言词刻薄的丁敏君,突发灵感,拍了师尊一记马屁:

    【“他便是不敢和师父动手过招,一味奔逃,算甚么英雄?”灭绝师太哼了一声,突然间拍的一响,打了她一个嘴巴,怒道:“师父没追上他,没能救得静虚之命,便是他胜了。胜负之数,天下共知,难道英雄好汉是自己封的么?”】

    这记耳光既让灭绝师太出了一口战败的恶气,又用徒儿的自取其辱,衬托了自己胸襟磊落的宗匠风范。

    有时候浸淫马屁功的老司机也有失手的时候,例如神龙教的殷锦,本来靠这手功夫一路迁升到黄龙使的。但在神龙教被在夷为平地,教众死伤过半,家业风流云散之际,董事长洪教主应该放下架子,鼓励一帮老部下建言献策、二次创业之时,他却没有揣摸准洪大大的心事,拍了一记引发众怒的马屁:

    【“你们这些话,都大大的错了。教主智慧高出我们百倍。大伙儿何必多说多话,只须听着教主和夫人的指挥就是了。鞑子兵炮轰本岛,是替本教荡垢去污,所有不忠于教主的叛徒,就此都轰了出来。若非如此,又怎知谁忠谁奸?我们属下都是井底之蛙,眼光短浅,只见到一时的得失,那能如教主这般洞瞩百世?”】

    这类马屁若在歌舞升平之日,洪大大自可捻须笑纳,可值此历逢劫难,需要聚扰人气、艰苦创业、重振旗鼓之际,还硬着头皮大拍特拍,□□上就不大正确了。

    果然,属下们满腹怨恨一旦把殷锦当作发泄口,洪教主权衡利弊 ,为了平息众怒,只能把他当一枚弃子牺牲了。

    在神龙教,虽然很多场合都需要拍教主的马屁,却有程序化的固定格式,只要经过短时间的培训,背熟几句台词,都能很快适应这种组织生活。

    但是有个组织,却把马屁神功职业化了,没有一定的造诣,领悟不了拍马的精髓,没有与时俱进、开拓创新的精神,很难在组织内生存,这就是星宿派。

    【丁春秋生平最大的癖好,便是听旁人的谄谀之言,别人越说得肉麻,他越听得开心,这般给群弟子捧了数十年,早已深信群弟子的歌功颂德句句是真。倘若哪一个没将他吹捧得足尺加三,他便觉得这个弟子不够忠心。众弟子深知他脾气,一有机会,无不竭力以赴,大张旗鼓的大拍大捧,均知倘若歌颂稍有不足,失了师父欢心事小,时时刻刻便有性命之忧。这些星宿派弟子倒也不是人人生来厚颜无耻,只是一来形格势禁,若不如此便不足图存,二来行之日久,习惯成自然,谄谀之辞顺口而出,谁也不以为耻了。】

    经过丁老仙与门人弟子的多年互动,师父的情感需求日趋高大上,弟子们的马屁神功也是升级换代,日新月异。等到星宿派出征中原时,出行排面在各大门派更是鹤立鸡群,别具一格。

    【只听得西北方丝竹之声隐隐响起,一群人缓步过来,丝竹中夹着钟鼓之声,倒也悠扬动听。游坦之心道:“是娶新娘子吗?”

    乐声渐近,来到十丈开外便即停住,有几人齐声说道:“星宿老仙法驾降临中原,丐帮弟子,快快上来跪接!”话声一停,咚咚咚咚的擂起鼓来。擂鼓三通,镗的一下锣声,鼓声止歇,数十人齐声说道:“恭请星宿老仙弘施大法,降服丐帮的幺魔小丑!”

    游坦之心道:“这倒像是道士做法事。”】

    就连师父也人比拼内力时,弟子们也要吹打锣鼓铙钹,唢呐喇叭,摇着五色彩旗,当啦啦队,以壮声势。更为专业的是,腹有文墨的,还得应情即景,骈四骊六地撰写“恭颂星宿老仙扬威中原赞”,当场颂读。

    在这样的氛围中,弟子们的马屁功与师传武功,只能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学会两条腿走路才能不落伍。只有不断地提高自己,才有不被淘汰危险。

    丁春秋与丐帮斗法受困于巨蟒阵,师父一句话传下,弟子们就得纷纷发出自己的声音,拿出脱困方案:

    【……跟着别的弟子又乱出主意,但每一个主意都不着边际,各人所以不停说话,只不过向师父拚命讨好,显得自己确是遵从师命在努力思索而已。】

    丁春秋与慕容复较量时,挥出的“逍遥三笑散”被对方反施到自己人身上,三名弟子们看不懂其中的堂奥,生怕出言有失,以致于师父再次出手时,没跟上同门步伐:

    【酒杯刚到慕容复面前,群弟子便暴雷价喝了一声:“好!”有三个胆子特别小的,连这一声采也不敢喝,待听得众同门叫过,才想起自己没喝采,太也落后,忙跟着叫好,但那三个“好”字总是迟了片刻,显然不够整齐。那三人见到众同门射来的眼光中充满责备之意,登时羞愧无地,惊惧不已。】

    如此严格的要求,职员们的功课只能勤习不辍、永无止境。一日不练,自己知道;两日不练,同事知道;三日不练,全世界都知道。神功修行,没有最高,只有更高。

    自幼长在星宿派的阿紫,是同门中修习神功最为杰出的人才,深得同门的尊重和师父的喜爱。阿紫颇引以为傲:

    【“往昔师父对我偏爱,都是因为我拍他马屁之时,能别出心裁,说得与众不同,不似这一群蠢才,翻来覆去,一百年也尽说些陈腔滥调。”】

    阿紫的作品也的确令人耳目一新,别有洞天,令人叹服。

    可就是这样灵性通透的高手也有走麦城的时候。

    师父用化功大法消融慕容复的内力,却被斗转星移地施加在星宿门人身上,众弟子四处躲避,顾不得颂扬师尊法力无边,这让他大为失落。于是师父把期许目光投向了阿紫,希望这个最机敏的弟子给自己来个惊喜。

    可是这种大展神威伤害自己弟子的场面,如何曲意称颂,着实难到了阿紫,只称颂了半句话,就尴尬一笑,讲不下去了。

    但丁春秋却从这一笑解读出了讥嘲之意,大怒之下,用两只筷子射瞎了紫的双眼。

    可见,久在河边走,难保不湿脚,再机警的老手,也难保驶得万年平安船。

    丁春秋被虚竹制服后,众门人更旗易帜,集体投奔灵鹫宫。可偏偏虚竹犯戒要受少林寺的杖责,这下刚刚投诚的众门人一如既往地表开了忠心:

    【“尔等少林僧众,岂可冒犯他老人家贵体?”“你们若是碰了他老人家的一根寒毛,我非跟你们拚个你死我活不可。我为他老人家粉身碎骨,虽死犹荣。”“我忠字当头,一身血肉,都要献给灵鹫宫主人!”】

    可惜新主人甘愿受罚,这伙人的马屁拍到了马腿上,受到了严厉斥责:

    【“‘我家主人’四字,岂是你们这些妖魔鬼怪叫得的?快些给我闭上了狗嘴。”

    星宿派众人听她一喝,登时鸦雀无声,连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了。】

    一个主子一个脾气,置入新的环境难免水土不服,遭遇挫折的这伙马屁高手们也只能哀叹:

    拍马屁难,拍好马屁更难,拍到无往不利的境界,更是难上加难啊。
patebeng    等级  

2 楼 发表于  2021/6/28 13:06:50    编 辑   

焊接球阀
全焊接球阀
直埋全焊接球阀
埋地全焊接球阀
离心泵
离心水泵
螺杆泵
离心泵厂
化工泵
磁力泵
污泥螺杆泵
Fully Welded Ball Valve107
Fully Welded Ball Valve for sales142
Buried Fully Welded Ball Valve47
Fully Welded Ball Valve in china39


离心泵
离心水泵
全焊接球阀
焊接球阀
螺杆泵
1
表情
所有内容均为会员自愿发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bbs.dljtu.cn  Processed in 0.22